埃弗顿堕落简史:毁掉一家英超俱乐部一个坏老板足矣?

在过往埃弗顿面临降级威胁的那些年里,情况就是这样。有时他们看起来已经准备好屈服于那种冷酷、无情的现实,但最后总能找到出路:最著名的是在1993-94赛季最后一天,他们在主场一度0-2落后于温布尔登,似乎以难逃降级厄运,最后硬是靠斯图尔特的梅开二度和巴里-霍恩进球,3-2神奇逆转并逃生(谢联降级)。4年后,加雷斯-法雷利的进球帮埃弗顿1-1 战平考文垂,靠净胜球挤掉博尔顿。

在其他年份,他们靠的是换帅(1994-95赛季乔-罗伊尔、2001-02赛季大卫-莫耶斯,2019-20赛季安切洛蒂)和强力新援(1998-99赛季,凯文-坎贝尔)。即使在最艰难的赛季,埃弗顿也能找到自救之策。

他们希望下个月也有类似的奇迹发生,虽然一月冬窗的机会看起来又被浪费了,但兰帕德上任后,他们好像短暂复活过——伊沃比绝杀纽卡,1-0打劫落难的曼联,理查利森绝平莱斯特城。

然而过去这一两个月,他们本来可以利用其他队的失误上岸,结果布伦特福德活了,马什救活了利兹,同样换帅的伯恩利好像也触底反弹。突然之间,埃弗顿虽然少赛一轮,但已跌到积分榜倒数第3位,落后伯恩利2分,落后利兹5分。

埃弗顿自1954年以来一直是顶级俱乐部。事实上,他们是1888年的足球联赛创始成员之一,只有4个赛季没在顶级联赛。他们在1987年赢得队史第9个联赛冠军时,只有一家俱乐部夺冠次数比他们多。

说埃弗顿是1992年推动英超成立的“五巨头”一点都不过分,他们的前主席菲利普-卡特爵士为此事出力不比任何人少,他说埃弗顿俱乐部有地位、声望和吸引力,应该在比赛收入中分到更大份额,而不是被迫“补贴低级别的俱乐部”。

30年来,英格兰足坛的豪强阶层发生了变化,切尔西和曼城的易主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最初的五强(阿森纳、埃弗顿、利物浦、曼联和热刺)都没降级过。事实上,除了1998年的热刺,只有埃弗顿曾数次临近降级。至于奖杯,自1980年代中期默西塞德双雄时代结束后,埃弗顿只赢得一项锦标——1995年足总杯冠军。

英超时代,埃弗顿确实落后了,输给了那些靠成绩和收入(或金主爸爸)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俱乐部。但实际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

埃弗顿其实很早就开始没落了。很多埃弗顿球迷想知道,如果没有海瑟尔惨案后的禁赛令,如果1980年代肯德尔手下那支伟大的球队能参加欧洲赛事,后来会怎样?

在肯德尔带领下两度赢得联赛冠军后,埃弗顿在1988年夏天打破英国转会费纪录,以220万英镑的价格签下了托尼-科蒂。但那个赛季结束后,他们最终排名第8。

在1986-87赛季他们夺冠时,联赛平均上座率人数为32935人(在各队中排名第3)。到1992-93赛季英超元年,他们的上座人数经过6连降,已经降到20457人。与此同时,其他俱乐部的球场开始从80年代的黑暗日子中恢复过来。

彼得-约翰逊是一位有钱的主席,曾承诺会与布莱克本、纽卡斯尔、米德尔斯堡和利兹等俱乐部的富豪老板竞争,还要向老牌强队发起挑战,但最后只带来了发展停滞和怨恨情绪。他之前是利物浦球迷,这肯定让埃弗顿球迷不爽。1995年足总杯冠军只是十年衰落中的昙花一现,无论场上还是场外,埃弗顿都迷失了方向。

比尔-肯赖特时代,特别是在莫耶斯的精明管理下,埃弗顿稳定下来,并取得了进步。但英超豪强阶级已开始固化,这得益于常年踢欧冠带来的收入,随之而来的不断增长的全球曝光率,当然还有球场硬件设施的超强盈利能力。古迪逊公园已经落后了。

从2002-03赛季(莫耶斯第一个完整赛季)到2013-14赛季,埃弗顿10次进入英超前8(其中4次是前5),但从来没有超越过欧冠级别的强队。当时也没有其他俱乐部可以,除非他们有一位愿意为俱乐部提供资金的酋长。有人认为这是肯赖特缺乏野心,莫耶斯能力有限(或两者兼而有之),但大多数人认为:埃弗顿管理再好也没用,这家历史悠久的俱乐部推动了英超的成立,但英超的盈利模式惠及不到他们。

莫耶斯很想知道,如果埃弗顿有和强队一样的资源,他们能取得什么成就。但是,新老板和新球场的梦想都落空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开始认为,成为“非强队中最强的队”,对埃弗顿来说会不会更现实一些。

当然,埃弗顿球迷想要更多,渴望再次成为伟大时代的一部分,但在这个时代,想成功就得向金主爸爸和商业化低头。虽然埃弗顿球迷有些失落,但埃弗顿保留了一些本真的东西:老板是当地的成功人士,球队踢得很卖力,很投入,球场气氛也很好。

然后,2016年,伊朗裔商人法哈德-莫希里来了。他说自己很有钱,也有野心,要让埃弗顿梦想成真。他靠——用他自己的话说——“足球知识、财力和‘真蓝’精神”说服肯赖特放手。

足球知识?在接下来的六年里,莫希里在这方面的表现简直可怕。埃弗顿的转会操作一塌糊涂,无论马丁内斯、罗纳德-科曼、阿勒代斯、马尔科-席尔瓦、安切洛蒂、贝尼特斯还是兰帕德,都没能给俱乐部定下清晰一致的引援策略和球风。

据报道,在截至2021年6月的5年中,他通过股东贷款和股票发行的方式向埃弗顿投资了超过4.5亿英镑。今年1月,他宣布将1亿英镑的贷款转换为股权。埃弗顿新球场项目搞了近20年还停在计划阶段,莫希里很快拍板定下在布拉姆利摩尔码头建造可容纳 52000名观众的新球场的计划。工程于去年8月开始,计划于2024年夏天竣工。此举倒是引来点赞无数。

莫希里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商业伙伴乌斯马诺夫因亲俄被制裁后影响有多大?既然与乌斯马诺夫旗下各家公司的合作都暂停了,商业收入的短缺有多严重?英超官方是否真的会同情过去三年亏损约2.55亿英镑的埃弗顿?埃弗顿坚称“财务状况没问题”,但考虑到所有这些问题,降级会不会带给他们灾难性的打击?

埃弗顿希望说服英超联赛,他们过去两个财年的巨额亏损中有1.7亿英镑可归因于疫情影响。

除此之外,基础设施投资(特别是在新球场上花费的5900万英镑)可以从财务公平竞争计算的损失中扣除。埃弗顿花钱如流水,莫希里总共烧了6亿英镑(净支出超3.2亿英镑),并且他们上赛季的工资相当于营业额的88.6%,但埃弗顿仍希望免受英超联盟制裁。

欧冠遥不可及,新球场也没有光明的未来,埃弗顿可能要去英冠了,而一旦降级,他们可能会被糟糕的财政状况困死。他们的担忧和恐惧是可以理解的。

无论埃弗顿最终命运如何,他们在莫希里时代的经历都应该让各家俱乐部引以为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