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瓦尔迪两种传奇能否复制

谢泽楷:除了培训系统和进阶系统不匹配,另一个“中国科比”不可能诞生的原因在于CBA没有NBA的“造星系统”。NBA除了科比,大大小小的球星不断涌现,从未间断,各种不同类型的球星满足不同性格的受众的需求,而CBA球星几乎都是国家队队员。这是两个联赛根本目标不同导致的。NBA就是一个公司,放在全世界就是一盘生意。CBA多年来一直在“山寨”NBA,却只学表面皮毛,其根本属性决定了它不可能接受NBA本质中的那一套。也许CBA将来会出现影响力巨大的球员,但CBA的属性已决定“中国科比”很难诞生。

在中国影响力最大的两大国外职业联赛,都在近期为我们奉献了两个传奇故事:一是从英格兰第8级联赛冲上英超的瓦尔迪打破英超连续进球纪录,被称为“励志帝”;另一个是科比即将结束他20年职业生涯,让无数中国球迷为青春逝去飙泪。草根英雄逆袭,紫金国王逊位,英超和NBA给我们展示职业体育“造星”的两种不同范例。那么,中国体育界能这样造星吗?

黄维:瓦尔迪的事迹让人赞叹,从草根逆袭到顶级联赛,这让人感觉是个奇迹。那么在中国,会有这种奇迹吗?

张庆:现在的中国还不具备这种条件。在国际上,职业体育本身源于业余体育,再从半职业到职业,这个金字塔的体系是完整的。他们的职业球员,本来就是从最基础球员层面选拔出来。

谢泽楷:其实,目前中国足球的金字塔体系也是相对通畅的,但与欧美一流足球国家不同的是,他们是开放的体系,我们是封闭的体系;他们是可循环的体系,我们是一次性的体系。在我们的金字塔体系中,从校园足球、业余体校、以市队省队为主的半职业队、再到塔尖的职业俱乐部,如果球员在任何一次向上攀登的过程中被淘汰,就意味着往后再无进阶可能。而在欧美,球员一次进阶失败,只要自己不放弃,总还有机会,瓦尔迪就是典型例子。因此,在旧体系固有惯性还未被完全消解的情况下,“中国瓦尔迪”不可能诞生。

黄维:瓦尔迪能够脱颖而出,关键是当年他被青训营解约,当不上职业球员时,能找到一家非职业球队继续踢球,通过训练和比赛保持自己的体能和状态。而我们踢球的孩子如果走不了专业路线,多年后球技肯定荒废,只能和业余的朋友踢着玩了。

张庆:我们和欧美国家相比,是一个倒金字塔形的结构,职业队伍的来源很窄。我们以前是三级体系:少体校——体工队——国家队。现在这种结构被打破了,但新的体系还没建立起来,真正踢球的人就更少了。

谢泽楷:现在中国足球的旧体系还未被完全打破,旧体系最大的弊病是“唯成绩论”,尤其是以前的“三集中”。一群孩子早早集中起来,为一个锦标去训练,完全剥夺了孩子们的正常生活,把足球变成他们生活的全部。欧美是开放体系,不仅是进阶通道开放,而且球员的正常生活也不会被封闭。如果瓦尔迪在青少年时期被“三集中”,他在被首次淘汰之后,就意味着他此前所有的生活内容都被否定,他就会彻底放弃足球。

黄维:英国足球的职业化让人感慨,他们连8级联赛都有正规技术统计、专属球场、几支梯队和球迷协会,还有专业球探去发掘人才。在中国,可能会有草根球王,但他们很难被发掘,更别提进入职业联赛踢球了。

谢泽楷:广州业余足球圈也有“草根球王”。其中不乏被体系淘汰后,又不想放弃足球,只能在业余比赛中扑腾的人。足球原本就是从街头足球的“江湖之远”,登上职业足球的“庙堂之高”,中国足球恰好反过来,这是体系之殇。旧体系不彻底破除,新体系不尽快建立,“中国瓦尔迪”就无从谈起。

黄维:科比的退役让人叹惋,20个赛季的职业生涯,让他成为了球迷们铭记的又一个NBA的文化符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诞生中国的科比呢?

张庆:一个足够职业的体系里面,才会出现真正的超级巨星。我们现在的体系并没有达到十分专业的程度。现在篮协在主导,他们的考核标准是国家队能不能拿到奥运会资格,如何在大赛中打好成绩。职业体系看中的是联赛总量资产能不能做得更大,其中价值体现在何处,职业体系更尊重商业规则和职业体育发展。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把教育体系和体育系统在真正意义上打穿。就说篮球,我们有大学生联赛,但这个联赛却很难为职业队伍培养出人才,我们的培训系统和进阶系统不匹配。

谢泽楷:除了培训系统和进阶系统不匹配,另一个“中国科比”不可能诞生的原因在于CBA没有NBA的“造星系统”。NBA除了科比,大大小小的球星不断涌现,从未间断,各种不同类型的球星满足不同性格的受众的需求,而CBA球星几乎都是国家队队员。这是两个联赛根本目标不同导致的。NBA就是一个公司,放在全世界就是一盘生意。CBA多年来一直在“山寨”NBA,却只学表面皮毛,其根本属性决定了它不可能接受NBA本质中的那一套。也许CBA将来会出现影响力巨大的球员,但CBA的属性已决定“中国科比”很难诞生。

黄维:职业体系固然重要,但我认为科比的成功,其个人因素也占了很大比重。像科比如此勤奋的篮球运动员,实际上在世界范围内都很难找到。他身上有二十多处伤病,但他能够在肉体上忍受这些疼痛;在当年的鹰郡性丑闻事件后,他也能够顶住心理压力,克服外界的非议,继续在场上努力;而他在多次遭遇“队友不和”的情况下,都能靠自己的一己之力攀登更高峰,确实不愧为在乔丹后NBA的又一个符号。“职业”这两个字,确实知易行难。不说科比,就是我们现在很多CBA的职业球员,用“职业”的标准衡量都差得很远。训练自我要求不高、比赛态度不端正这些很常见,甚至还有很多其他影响自己职业生涯的行为。这样的大环境,也很难产生一个科比。

黄维:从瓦尔迪的角度来看,我觉得现在有必要先把草根体育重视起来,起码要让高水平业余比赛常态化和正规化,这应是各级体育协会努力的方向。而且体教结合也要大力推进。

张庆:“体教结合”不准确,应该说是“体育回归教育”,体育本来就是教育的基础部分。可喜的是,现在大量民间资本进入体育领域,而互联网提供的平台化机会,在若干领域中能把体系建立起来。

谢泽楷:实际上,国内也出现过一些类似瓦尔迪这样的例子——本赛季中超联赛石家庄永昌的球员黄世博。黄世博曾进入厦门蓝狮预备队,2007年厦门蓝狮解散之后,他一边在西餐厅打工,一边去踢野球保持状态,还加入了厦门的业余球队。2010年,这支业余球队获得全国业余联赛亚军。此后福建骏豪组建并参加乙级联赛,黄世博有幸留在队中。2011年,骏豪冲甲成功,并在2013年易主为石家庄永昌。不过,在“山头主义”大行其道的中国职业足球江湖,你想进阶、想进一线队,有时不是看你能力高低,而是看你跟球队“老大”关系如何。一些有实力有天赋的球员不肯“认大哥”就会被边缘化,甚至会告别职业足球。所以除了建立新体系,联赛和俱乐部的职业化,同样是“中国瓦尔迪”诞生的必要条件。

黄维:除了建立新体系和职业化,科比一直被媒体大量曝光,瓦尔迪的故事也将被拍成电影,我认为“造星”还需要传媒的推波助澜。我们这一块现在存在缺位,无论是足球还是篮球,都没有“造星”意识,即便有资质不错的球员,也是自己给自己打造品牌,缺乏联赛这个大平台给他们打造形象。

张庆:在造星的流水线上,明星是产品,焦点还是放在产品上。水平足够高,才能有更多的人关注。我们的体育观也要有改变。日本足球20多年来突飞猛进,就是因为观念的重大变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