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创业之父”尤西·瓦尔迪:以中创新合作才刚刚开始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尤西·瓦尔迪曾被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称为“以色列最佳科技大使”,他26岁就创办了以色列最早的软件公司,之后又发展成为该国最大的软件公司。同时,他也是世界互联网界最早的投资者之一,其中包括全球即时通讯软件鼻祖ICQ,引发了以色列第一波的创业浪潮,这也使他有了另外一个美誉“以色列创业之父”。以色列的创新基因从何而来?中以两国在科技创新领域有哪些合作的机会?带着这些问题,《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专访了瓦尔迪。

环球时报:以色列被誉为“创新的国度”。您认为以色列人与以色列企业的创新基因从何而来?和其他国家相比,以色列的创新环境有什么特别之处?

瓦尔迪:孕育创新与创业环境的因素有许多,教育水平、国家整体科技水平、政府支持、资金便利等都是一些广为人知的因素。不过我认为在这之外以色列还拥有三个独特因素,让它的创新环境在众多国家之间脱颖而出。

首先,以色列有一种支持创造的文化环境。从对小孩子的家庭教育开始,以色列父母就习惯于鼓励自己的儿女学习、探索和勇于尝试,这构建了以色列有如此多初创企业的文化基础。如果一个社会的父母总是鼓励孩子寻求更高财务安全而不是冒险,很显然这将产生一种完全不同的社会文化。其次是社会合作,以色列无论是大公司、小公司还是初创企业之间都习惯互相支持。最后,以色列有很多利于创新的活动,比如创业周末、企业家聚会等,它们将使年轻人创业变得更加容易。

环球时报:您曾投资过很多高科技初创企业,其中不少都与互联网相关。您是从何时开始看到互联网的巨大潜力?您觉得互联网为世界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

瓦尔迪:我第一次看到互联网的潜力是在1996年,尽管那时候我对它还不是特别熟悉。那一年我投资了几个以色列孩子,他们正是即时通讯软件ICQ的发明者。那时离我1969年开始投资高科技公司已经过了30年,但我目睹到一个非常惊人与强大的力量,成千上万的人在没有任何市场宣传的情况下争相下载ICQ。从此,我决定在互联网领域做更多投资。

可以说,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人类文明。它让人们更容易获得知识,更容易相互交流,更方便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些对社会的改变都很重要,但我觉得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改变,那就是互联网显著降低了发明创造的门槛。20年前,如果你只有一两个人,即使你有一个很好的想法,也没太多机会去实现它,你必须去大公司,说服他们来实践这个想法。

但感谢互联网,今天的孩子们每人口袋里都有一台强大的计算机,每个孩子都可以运用自己的天赋,思考怎样才能创造一些新东西,你可以通过互联网搜集海量信息,你需要的投资已经比过去少很多。为生产创造增加了数百万甚至上亿个“大脑”,这是互联网带给我们这个时代最惊人的改变。

环球时报:您目前正在关注哪些新的创新领域?您认为下一个最可能改变世界的科技将出现在什么领域?

瓦尔迪:我认为在21世纪人工智能是最重要的领域之一,物联网可以把越来越多的设备连接在一起,比如智能汽车等,而这也意味着数据的收集、理解和处理将发挥巨大作用。人工智能有可能取代很多其他技术,比如开车和药物研发,这将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趋势,将会对我们未来二三十年的工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当然,互联网、3D打印等行业也将面临巨大机遇。对年轻人来说,当下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他们将看到巨变将在一个接一个的产业中发生。

环球时报:您提到了人工智能,但与此前出现的其他新技术一样,有人担心人工智能的发展会带来失业、扩大贫富差距等问题。您如何看人工智能这把“双刃剑”?

瓦尔迪:世界总是在担心技术发展会导致工作岗位的减少,但如果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技术的发展确实使一些工作岗位消失了,但它也创造了更多其他工作岗位。从整个社会来看,科技进步使我们拥有了比50年前甚至100年前更高的生产率和更少的工作时间,同时也有了更高的收入。我想这种趋势也许会持续下去。

而你提到的第二点的确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即科技的发展会使贫富差距扩大。由于只有一定比例的人口可以在高科技部门工作,而这部分人的收入将比那些无法在高科技领域工作的人高得多,这也意味着世界上高科技产业和其他产业之间的贫富差距正在加剧。我认为我们的社会应当努力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高科技领域中来,科技可以创造许多支持性产业,作为让人们工作更便利的工具,而不需要这些人自己创造高科技,这也许能成为某种意义上的补偿。

环球时报:在中国乃至全世界,互联网等新科技催生出的新经济正在变革人们的生活与社会运行状态,请问您对新经济的发展前景怎么看待?新经济和新科技又将如何互相作用?

瓦尔迪:新科技创造了大量商业机会,也为世界提供了10年或20年前根本不存在的服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共享经济。再比如人们可以从网络上下载音乐等娱乐服务,人们需要什么东西也不必再自己出门四处寻找,只需要上网下单,自有人为你送上门来。可以说,科技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工作与消费方式。正如我刚才所说,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我自己也很好奇未来我会看到怎样的场景和怎样的数字,比如阿里巴巴的双十一还可以再如何创造新高?

我总是说,科学技术本身无所谓好坏,它是中性的,结果取决于使用它的人。因此,我们需要努力让技术在人类面前更多呈现出好的一面,减少坏的一面。这是一件需要全球所有人共同为之努力的事情。

环球时报:您之前提到了ICQ,其实一些中国高科技企业旗下的即时通讯软件就是受到ICQ的启发而创造的。您怎样评价中国的创新发展现状?

瓦尔迪:总的来说,我认为中国在科技创新领域取得巨大的飞跃。直到十年前,中国工业还主要是以效率闻名世界,即用很低的成本做大规模的工作,但原创的想法和技术还很少。不过,在过去10到15年间,我们已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开始原创,并不断对新技术进行改进。中国正在以令人印象深刻的规模与技术水平在做创新这件事,而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瓦尔迪:我很高兴以中关系如今发展得这么好。现在我每年要来中国4次,去中国的博鳌论坛、世界经济论坛、广州国际创新节等,每年我都能看到中国初创企业越来越多的发展,以及它们和以色列公司、科学家和学术界日益频繁的互动。

我认为以色列和中国互补性很强,以色列尽管在科技领域经验丰富,但国家市场规模较小,工业生产能力相对不足,但在创新的过程中,一旦有想法就必须迅速投入实践,而中国的规模化工业制造能力和市场都很强大。此外,在教育领域,以色列的大学教育是其科技创新中最有价值的部分,目前以色列知名高等学府以色列理工学院与汕头大学已合作成立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我认为这样的合作办学项目非常好,应当继续走下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